您现在的位置:地理港湾>> 选修教参>> 区域地理>> 世界地理>>正文内容

“克什米尔”问题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
 

克什米尔是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简称。克什米尔问题即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,是1947年印巴分治时,英国帝国主义为了在印、巴之间制造对立而遗留下的。印度和巴基斯坦为此发生争执,并于1947年10月发生武装冲突。战争虽经联合国干预于1949年元旦停火,同年 7月划定了停火线,但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仍未解决。时至今日,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争执依然存在,克什米尔问题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。
克什米尔问题的由来
克什米尔在南亚次大陆分治前是当地最大的土邦之一,面积约为21万平方公里,人口约为 500万,其中穆斯林占总人数的77.11%,印度教徒占20.12%,锡克教徒和佛教徒占2.77%。
克什米尔位于次大陆的最西北部,东北部和北部与中国的西藏、新疆接壤,西北角与阿富汗交界,阿富汗狭长的瓦罕走廊把它与苏联分隔开,西部毗邻巴基斯坦,南部与巴基斯坦和印度两国为邻。其战略地位极为重要,素有中亚细亚的心脏之称。
克什米尔山川秀丽,景色宜人,是喜马拉雅山中心的一块美丽富饶的土地。莫卧儿皇帝贾汉吉尔曾说,那里是“人间天堂”。克什米尔谷和查谟平地是富庶的农业地区,盛产谷类、水果和蔬菜;工业以森林、纺织和手工业为大宗。首府斯利那加市为邦的夏都,查谟市为邦的冬都,是统治家族的所在地。
克什米尔人民和查谟人民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明。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,印度教徒、穆斯林和锡克人曾先后在这里建立王朝。但是这两个地区并不是自古就在一起的。18世纪后半叶,查谟的一个多格拉人首领渐露头角,扩大了势力。到古拉布•辛格时,力量更加强大。1846年,乘英国殖民者与锡克人争战之机,古拉布•辛格与英国人达成协议,以 750万卢比把英国殖民者夺取的克什米尔买了过来,并表示接受英国的最高统辖权。双方于同年 3月16日签署“阿姆利则条约”。从此克什米尔就一直处于马哈罗古拉布•辛格及其后继者的统治下。在克什米尔谷地,穆斯林约占全体居民的93%。 在查谟,居民大多数信仰印度教。辛格本人是印度教徒。英国制造了查谟—克什米尔邦,把印度教的统治者强加在穆斯林头上,从而在次大陆的英国权力的两个继承者之间撒下了激烈争吵的种子。
马哈罗对克什米尔实行封建专制的暴虐统治。少数多格拉、婆罗门几乎控制全部高级职务,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穆斯林则处于被压迫的无权地位。反对宗教歧视、民族压迫和阶级剥削的斗争不断爆发。曾就读于阿利加尔穆斯林大学的谢赫•穆罕默德•阿卜杜拉,于1932年10月成立查谟和克什米尔穆斯林会议,1936年 5月提出它的目的是“完全的责任制政府”。1939年 6月,该组织为了避免成为穆斯林的一个教派组织,改组为全查谟和克什米尔国民会议,以团结各宗教教派的人物;同时也是为了取得印度国民大会党的支持。1940年,穆斯林联盟提出建立“巴基斯坦”后,阿卜杜拉手下一位名叫古兰•阿巴斯的助手,宣布脱离国民会议,恢复穆斯林会议。从此,克什米尔内部出现了两政党。1944年,国民会议在其“新克什米尔”的纲要中,提出进行全面改革的计划。1946年 5月,当英国政府派出的内阁使团到印度与各党派会谈时,它向使团提出要马哈罗“退出克什米尔”的决议,并在备忘录中对阿姆利则条约的合法性表示怀疑,认为那是一种“出卖行为”。邦政府实行镇压,逮捕了阿卜杜拉和他的许多同事。随后,阿巴斯也被逮捕,冠以发动反对统治者的“直接行动”的罪名。直到印巴分治时,他们仍然被拘押在邦政府的监狱里。
次大陆分治时,关于分治后各土邦的归属问题,进行过多次讨论,其基本原则由英国内阁使团的1946年 5月16日建议所确定。英国内阁使团的声明说:“由于英属印度将在英联邦之内或之外获得独立,土邦王公与英国国王之间迄今所有的关系将不复存在。最高权力既不能由英王保留,又不能转交给新政府……各土邦准备并愿意在印度事态的新发展中合作。各土邦将采取的合作形式,是一个要在建立新宪政机构期间谈判的问题……。”并提出“应成立包括英属印度和印度土邦在内的印度联邦,负责下述事项:外事、国防和交通,并有权为上列事项征集必要的经费”。“土邦应保留除交给联邦之外的一切事项和权力”两条具体建议。1946年 5月22日,内阁使团在关于土邦与最高权力致王公院主席的备忘录中,进一步指出:“当新的完全自治或独立的一个或几个政府成立时……英国政府就不再行使最高权力了。这就是说,土邦从与英国国王的关系中得到的权利都不再存在,土邦交给最高权力的一切权利都归还给土邦。因此,土邦与英国国王和英属印度之间的所有的政治协定均已结束。这个空白应由土邦与英属印度的一个或几个后继政府建立联邦关系,或由土邦与它(它们)缔结特殊的政治协定来填补之。”
路易斯•蒙巴顿接任印度总督后,于1947年 6月提出“六•三计划”,在土邦未来的归属问题上没有改变内阁使团的建议。同年 7月举行的王公院重要会议上,蒙巴顿宣布,两个自治领分别建立各自的土邦部,以指导与土邦的谈判。蒙巴顿说,为土邦参加自治领的加入证书已拟好,凡土邦加入自治领,都要交出外事、国防和交通 3项基本权力;英国的最高权力在移交政权时将终止,各王公土邦届时即成为独立的政治实体。他还强调指出,“你们不能避开你们邻近的那个自治领”,因而存在着无法逃避的某种地域上的强迫性。
上述计划、建议、演说包括 3项内容:英国移交权力后,各土邦即在事实上成为某种独立的政治实体;各土邦是否加入自治领或加入哪一个自治领,应由土邦通过与自治领的谈判来决定;各土邦在加入某一自治领时,应考虑地理条件等客观因素。
印巴分治时克什米尔的马哈罗是哈里•辛格,一个花花公子式的王公。他当时犹豫不决,对克什米尔是否加入或加入哪个自治领,一时尚未作出最后抉择。或许他更倾向于保持该邦的某种独立地位。哈里•辛格试图同时与两个自治领接近。8 月12日,辛格向印巴双方发报,要求与双方缔结“维持现状协议”。巴基斯坦方面接受这一意见,于1947年 8月15日与克什米尔签订协定。根据这一协定,巴基斯坦负责克什米尔的铁路、邮电、交通及食物、石油等必需品的供应。印度却要求克什米尔派代表去德里商谈条件。
为了诱使哈里•辛格作出加入印度的决定,国大党进行了一系列活动。5 月份,国大党主席克里帕兰尼访问克什米尔,企图说服辛格加入印度的制宪会议。随后,几个已经决定加入印度的土邦首领被指使去劝说辛格加入印度。8 月,甘地又去克什米尔。这些活动都没能说服辛格马上作出决定。
1947年 9月,国民会议的领袖阿卜杜拉和其他一些领导人被释放,而穆斯林会议的领袖阿巴斯却未获释。阿卜杜拉随即去德里同国大党领袖们会谈。与此同时,印度开始修筑一条从帕坦科特至查谟的公路,这势必引起人们,特别是巴基斯坦方面的极大关注。
在克什米尔内部,人民大众反对王公专制的自发斗争不断发展。在蓬奇省的苏特纳底地区,占人口 90%的穆斯林居民在律师穆罕默德•易卜拉欣的领导下,展开了反对哈里•辛格专制统治的斗争。蓬奇是英国殖民者战时招募兵员的地区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将近 4万蓬奇人曾在英国军队服役。在邻近的巴基斯坦西北边省境内的帕坦部落人的支援下,蓬奇人获得了土制武器,反对专治统治的斗争开始向武装斗争的形式发展。辛格命令他的穆斯林臣民们交出武器,他们却在山区组织游击队,解放了沿西旁遮普边界的大片地区。穆斯林会议的一些成员曾经在 7月19日通过决议要求辛格加入巴基斯坦。在蓬奇地区人民斗争迅猛发展的形势下,穆斯林会议的领袖们于10月 1日在拉瓦尔品第召开会议,决定组织自由克什米尔政府,由易卜拉欣担任政府首脑。
正当蓬奇的穆斯林和邦政府的部队对抗时,各地人民反对王公专制的自发斗争,遭到了邦政府军的残酷镇压。在查谟,近20万穆斯林居民惨遭杀害,其余的穆斯林难民纷纷逃离家园,进入巴基斯坦。消息传到边境地区,激怒了帕坦部落民。10月19日,约 900名穆斯林组成的先头部队,乘摩托车自西北边省的瓦齐里斯坦出发,向克什米尔进军。在巴基斯坦支持下,部落民于1947年10月20日越过边境,10月22日进抵多米尔,直指邦省府斯利那加市。在三、四天内,就有2000左右的帕坦人进入克什米尔境内,他们宣布要进行一场反多格拉族的“圣战”。10月25日马哈罗逃到查谟。在印度土邦部秘书梅农建议下,哈里•辛格同意加入印度,并将要求加入印度的文件和给蒙巴顿的信交由梅农带回德里,想以此换取印度的援助。10月27日蒙巴顿有条件地接受这种加入,并说,“一俟部落民被逐出,法律和秩序得到恢复,克什米尔的加入问题应根据人民的意见来决定”。印度政府也同意这只是一种临时措施,至于克什米尔的前途,将由公民投票所表示的人民愿望来决定。显而易见,克什米尔的归属仍是一个有待决定的问题。
印巴武装冲突和联合国的干预
克什米尔的马哈罗要求加入印度,印度政府就此声称“合并在法律上和宪法上就手续完备了”,进而为出兵“清除入侵者”提供了依据。就在印度接受克什米尔马哈罗加入的当天,印度政府的部队已在凌晨被空运到斯利那加镇压自由克什米尔运动。印度军队阻挡帕坦人的攻势,与穆斯林部落民发生激战。10月30日,巴基斯坦政府发表声明,宣布拒绝承认克什米尔加入印度,认为它违反了已签订的维持现状协定。它更加积极地支持部落民和克什米尔邦内的反邦政府力量。这场冲突实际上成为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一次不宣